牌手的幸福之路,在何处?

即使在长途的跋涉奔波,忧患遍尝之后,也不一定能尝到甘美的果实,——这果实我们称之为人生艺术的结晶品,称之为幸福。

有一个现象,我们的爷爷辈很少会考虑幸福,我们的父辈很少会考虑如何幸福,到了我这里为什么就要考虑这种烦得要死的问题。

是不是因为我们得到的太多,按长辈的说法就是吃饱了没事干,就是太闲了,可是有的时候我工作了10几个小时,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要思考,幸福是什么?

有钱,自由,聪明,大概是描述一个成功职业牌手的基本形容词,但是好像不会用幸福来表述,因为大概大家认为有钱,自由就一定幸福吧。

单身的羡慕结婚生子的,上班的羡慕创业的,帅的羡慕高的,难道真的是缺什么就想有什么,是不是只要有缺陷就永远不会幸福?那么那些高富帅白富美,幸福吗?我也不太知道,所以罗素说幸福是一种艺术,可能就如同gto的平衡,你永远做不到绝对。

作为牌手,我最幸福的时刻应该是认为自己打得赢但是打不赢再到真的打得赢的时候,从248到5120到1240到50100,伴随着我的是好奇,刺激,成就感,沮丧,崩溃和无数根抽了没几口就熄灭的烟头,以及浸湿了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的枕头。

第一次感觉到确定的幸福是捧着靠着非常规工作性质的收益去买房的那一瞬间,但真的只是一瞬间。后面伴随的就是动不动就想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打,为什么赢,为什么输,为什么有情绪。

未来依然是存在各种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是我们都希望还有未来,所以健康可能才是保障我们有未来的基础,从把自己的作息时间调成晚19点睡觉,半夜2点起床工作,又随时可能因为老板的神出鬼没被动地去调整自己的作息,调到最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作息。经常有很多刚刚入门的玩家和我交流关于职业牌手的各种问题,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说,职业牌手有点狼狈,可以不来就别来,我知道我这样讲并不客观,只是从我身边的人看起来真的是这样的。

幸福就像在闭上眼睛在地球上随意标记一个点,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最终每个人都会通往不同的方向。

我想我能变成动物,和它们为伴,它们是那么恬静那么矜持,我站着,久久地望着它们。它们不为儿女做牛马,也不为儿女哀号,它们不在黑暗里睁眼失眠,为了它们的罪过啼泣,它们不喋喋讨论对上帝的责任,使我头晕脑胀,没有一个不满,没有一个为了占有欲而癫狂,没有一个向另一个屈膝,也不对几千年前的祖先跪拜,在整个的地球上没有一个有什么身份,也没有一个忧郁哀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