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GTO打法Play Optimal Poker.pdf

假设你正在线下玩德州扑克,这时河牌刚刚发出来——是牌面上的第四张情花。在这之前你已经两次过牌,但不幸的是你的手牌在河牌圈也没有得到提升:你现在既没有同花也没有对子。你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去赢下这个底池,除非你选择去咋呼)你一边玩着筹码一边尝试着去观察对手,看看他是否流露出一丝恐惧或兴奋的神情,但是他现在却面无表情,时间飞逝,是时候做出决定了,你要a-in来咋呼吗?也许在你给出答案之前,你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比如,牌面上到底有什么牌?双方在河牌之前的动作是什么?你的对手是谁?他的游戏风格局激进,保守还是介于两者之间?你有多少的筹码?底池有多大?


我可以回答所有的这些问题,我甚至可以告诉你对手的底牌是什么!但是你可能仍然不确定是否要去咋呼,你在这里缺失的关媒信息是:你不知道对手会如何响应你的咋等,他是会跟注还是会弃牌?在大多数情况,无论你有多少信息你都无法去确定这一点。这才是扑克不同于其他赌博游戏的乐趣所在。与玩21点或酸子不同,你并不是在封的状态下做出决定,在扑克中)你的收益(无论是赢是输)不仅仅取决于你的选择,也取决于另一位玩家的选择
由于你和你的对手有着相反的利益-你赢的每一块钱都是他输的-所以在游戏的过程中会充满着竞争与散编。为了获得你想到的结果,你需要对手做出对你而言最有利的行动,但通常来说,对你有利的事情对他而言是不利的,所以他会尽量不采取你期望他会做的行动,他会仔细地研究你并会试图预测你未来的行动,就像你试幽预测他的行动一样。
扑克最令人沮丧的一点是:你永远无法确定对手的意图.这意味着在大多数情况下,你无法确定自己的最佳打法。即使是在一手牌结束后,你常常也不知道自己的打法究竟是对还是错。
作为人类,我们习惯于从经验当中学习。如果我们做了某件事并得到好的结果,那我们会继续去做这件事,而如果我们得到坏的结果,那我们就会去尝试另一种方法.但是学习扑克并非如此,你无法单凭经验来学习,虽然通过大量的练习你会玩的更好,但与此同时你也会养成一些坏习惯,在扑克世界中,结果并不是判断你是否犯错的可靠指商,而且他没有所谓的可靠指南。在职业生涯的前十年,我一直在黑暗中摸素并试图去抓住令些/坚硬”的东西,结果只抓到一盘散沙。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我起初也是依靠结果来判断一手牌玩法的对错,如果对手弃牌,那我的咋呼就是对的,如果对手没有弃牌,那我的咋好就是个错误。
然后我接触到范围这个概念。我意识到如果我的咋呼被对手跟注,只能说明我运气不好而已。如果我在河牌all-in 并且对手用四条限注,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我也没有期望他会弃掉四条。但如果他碰巧拿到其他的牌,他很有可能会弃牌给我的咋呼。
但是,你应该如何知道对手会有什么牌并且会做出怎样的行动呢?你可以直接问他,但是他可能不会回答你,或者他可能激谎,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许多玩家并不能意识到自己的范围。
所以,我在学习扑克的过程中到处碰壁,就像那时候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有时我仔细研究了一些可行的玩法,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它偶尔是可行的,这使得很难去分辨出一个坏玩法和一个盛碰巧这次失败的好玩法。
幸运的是,我对“坚硬”东西不断的追求最终把我领到了博弃论面前,虽然博穿论并不能完全摆晚扑克中的不确定性,但它确实提供了一条出路,而且是在这个残酷的游戏中最好的一条出路。

博弈论是关于在不确定条件下做出决定。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对手有什么,但是我们知道他可能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但是我们知道他能去做什么。
好消息是,你的对手也必须在同样的不确定下与你竞争。他们不知道你有什么,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不确定性是你的敌人,同时也是你对手的敌人。当你踏上一条正确的道路后,扑克不再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游戏,而是一场在不确定情况下谁能做出更好决策的比赛,而博弃论正是在这场比赛中最坚实的盟友。
这种认知彻底改变了我对于扑克的看法。现在我玩扑克的目的并不是玩的很紧或是跟对手绕圈子,甚至不是为了赢钱。我的目的是让对手做出观难的决定,迫使他们处于一个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玩法的境地,我不能强迫对手去犯错误,但是我可以创造一个导致他们犯错的情境。为什么你需要博奔论
坊间有一种谬论,认为博我诊只对玩高级别游戏的大神玩家有用,但这是不正确的。博弃论适合任何在牌桌上不确定该做什么的人。如果你不属于这类人,那么请联系我—
我想读你写的书.G)牛津词典将博穿论描为“数学的一个分支,用来分析-当参与者选择一个行动的结果严重依赖于其他参与者的行动-这种竞争局势下的策略。”简而言之,博奔论能够帮助我们制定好而合理的策略,无论对手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解一些大致的策略原理,但扑克的复杂性使得他们必须要在细节上做大量的猜测。然而,现在专用的软件和更便宜的处理器使得任何玩家都可以将博弃论的原理精细而准确地应用到实际扑克游戏当中,即使你没有亲自使用过这些软件来学习扑克、(但如果你在过去的几年里读过一些书或是看过一些教学视频,那么你也间接性的从这些软件所提供的解决方案中受益。
请记住,博弈论并不是万能药,也不是看待扑克的唯一视角,但它是越来越不可或缺的一个视角,如果你不了解扑克背后基本的博奔理论,那么你根本就不会真正的了解这个游戏,充其量,你只是在反复的试错下制定出了与某种类型对手对抗的策略。在你经常会遇到的情境下你可能会感到很自在,但在陌生的情境下你会遇到困难,而随着对手对于博奔论的运用日益熟练,他们会越来越多的让你陷入陌生义双难的情境。
基于博奔论的 Solver软件能生成出极其复杂的策略,但是你不必通过深入理解或精准地执行它们才能从中受益。事实上,除非你是在最高水平的游戏中竞争,你学习博弈论的目标不应该是记住在所有特定情况下的细、相反,你学习的目标应该是能从中提炼出指导你行动的大致原则,并且在你不确定最佳确略的情况下去运用它们。
这本书将指导你去做到这今点。我们会从一些简单的场景开始并从中梳理出一些构成扑克策略基础的重要概念,在每个静段,你都能学习到有用的分析技能从而使你能够研究更复杂的扑克局面,你将学会如何去提出正确的问题,如何去得出正确的结论并在实际游戏中去应用这益概念)我们将把睡点放到理解原理和识别趋势上,而不是让你简单粗暴的去背诵频率,对于那些你已经滚瓜低烂熟的基础理论我们将简单带过,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会考验你对于扑克策略的理解、这整个学习过程能让你更好的理解为什么你的策略有时可以很高效的运作,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它们可能无法很好的运作。随着你对于博弃论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你会在牌桌上更加的轻松和自在。你可以更好地去剥削对手的错误并且有能力与那些更强的对手抗衡。与此同时,你在处理游戏中的各种局面时也会更有准备和信心。
走进博弈论
你了解的关于扑克策略的大部分内容可能都来自于框架。换句话说,剥削框架来自你对于对手会如何游戏的某些假设,即使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假设,但它们确实存在。比如你可能听说过:如果你在翻前加注,你应该在翻牌圈做一个“持续下注”,即使你完全错过了翻牌。实际上,这并不是扑克中的“铁律”,这种下注的获利能力取决于你对于对手的某种假设:比如他们在翻前跟注多,在翻牌圈面对下注时又很轻易的放弃并且很少去做咋呼加注。
基于你所处的游戏环境,这些可能是很可靠的假设,然而,使用剥削玩法的风险在于,你的对手可能会猜出你的意图并试图找到反剥削你的策略。每当你为了剥削对手的错误而去调整自己的打法时你同时也是可被剥削的。如果你关于对手的假设是错误的,或者对手预见了你的调察并做出与你预期相反的事情,那么你就会是被剥削的那个。打个比方。如果你认为对手弃牌过多而决定去高频率的咋呼。如果你的假设是正确的,那这将是一很好的策略。但是如果你的假设是错误的—事实上对手会跟注过多,那么你就犯了一个代价品贵的错误。
博弈论为扑克的思考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框架,它假设你的对手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采用数学上最正确的打法。你的目标是给对手创造一个没有正确玩法的情境:如果你的对手用一手只能击败咋呼的牌去跟注,那么你会获胜足够多的次数来让对手后悔去跟注。如果对手用同样的一手牌选择弃牌,那么你会咋呼足够多的次数来让对手同样也后悔弃牌。
你现在可能正在转动眼球并思考着某些情景,这也引出了一个关于何时使用博弃论的

重要观点:你应该把博弃论当作一套工具,在你需要的时候就把它拿出来。如果你坚信某个对手会在一些场合犯下某个错误,那么你应该采取相对应的玩法一你可能不需要博弃论来在这种情况下帮你确立优势。但是当你不知道你的对手在某种场合下会做什么的时候,这时博弃论就派上用场了,需要明确的是,我们并不会假设你的对手知道你的底牌但是我们会假设他知道你的策略。当你在河麟用同花all-in时,我们不会假设他知道你有同花,但是我们会假设他知道你可能会有同花。如果你采用一个只用同花在那个场合去all-in的策略,那我们会假设他也知道这一点。如果你真的采用了这个策略。那么你的对手就有一个明显的反制策略;在不能击败同花时弃牌,在能击败同花时跟连。
y为了避免给对手使用这个简单反制策略的机会,你必须用一些咋呼来平衡你的下注。
在之后的章节我们将讨论如何去确定该用哪手牌去昨呼,但是目前你只需要知道:为了避免给你的对手带来任何有利可图的机会,你的下注以及你大部分的动作都必须包含各种类型的牌。
河牌的下注只是个简单的例子,但是平衡的概念却无处不在:当你在翻前率先加注时,你通常应该混入不同类型的手牌:一些牌渴望面对对手的re-raise,一些牌会勉强眼注一个re-faise、还有一些牌会弃牌给re-raise.如果你混合的比例刚好,那么你的对手将永远也不能预测你面对一个re-raise时的反应,这使得对手很难决定在特定场合下是否要对你进行re-raise.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博弃论会要求你把所有关于对手的阅读都扔出窗外并且假装你的对手会玩得很完美。实际上,博弃论并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它只是一种工具,跟其他的工具一样,是由你来决定它是否能胜任当前的任务,当你知道或可以猜出对手的策略是什么时,那么这就是你使用剥削策路的好时机,而O当你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假设时(也许是因为你的对手强到没有任何明显的漏洞,或者是你不确定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会如何游戏),那么你就需要从工具箱中取出博奔论.
随着你对博奔论的了解逐渐加深,你甚至可以看到新的剥能机会。例如,在很多情况下许多玩家不知道哪手牌更适合去做咋呼,所以他们在这些情况下就简单的去放弃咋呼。然而,正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很少看到咋呼,因此很多对手在面对这样一个下注时会过多的弃牌.如果你能识别出这些可以做反直觉咋呼的场合,那你就可以利用它们赢更多的钱,博弈论可以帮助你识别出这些场合并目确定用眼手牌最适合去做咋呼。
我们首先会观察简单的游戏以及扑克中常见场象的平衡策略,然后我们将学习这些平衡策略并从中推导出剥削策略。读完这本书,你应该可以轻松的从到削和平衡这两个角度去思考问题,并能决定在何时使用何种方案。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